一兜糖 > 文章 > 淼淼和木匠的生活器物: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家庭日記vlog31:淼淼和木匠的漆碗)

淼淼和木匠的生活器物: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家庭日記vlog31:淼淼和木匠的漆碗)

推薦人: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最后更新于 9小時前

標簽:

 



(家庭日記vlog31:淼淼和木匠的漆碗)


有些人有些事,隔開一段時間再來看,反而更加真切。

 

就如同器物。買回來的食器,我不會立刻就使用,而是放上一陣子,熟悉了習慣了再讓她們投入工作。于我而言,這是一種禮貌。使用著的器物,我也不會立刻就書寫,而是得踏踏實實地用上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敢下筆。不然,我會覺得自己不夠資格。

 

 

 

大約是在二零一五年前后吧,我就對手作器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在網上到處搜尋,找到一家叫做“黟舍”的店,這是一個做手工木作食器的工房。我卻在那里買了一個粉引手握杯,那是我購買的第一件真正意義上的日常生活道具。當時對這個杯子的作者城進,一無所知,對什么才是好的日常用具也沒有認識。

 

那杯子就一直用到現在。夏天時攤涼一杯白開,咕嚕嚕喝個底朝天,通體舒泰。天冷時捧一杯紅茶,從手心暖到腳板底。杯子普普通通的,卻有種說不出的好。我開始佩服“黟舍”的眼光。

 

后來陸陸續續買了她們家的鯨魚碗、片口、木水勺、飯勺,又買了大盤小盤,全部都是柚木做的,表面僅涂了木蠟油。她們家的木器并不精巧,甚至是有點笨拙,木胎很厚重,保留了手工切削刻劃的刀痕。這種刀痕,成為她們家器物特有的符號。

 

5d994016585da.jpg


再后來,她們家賣得最好的一些柚木食器悄悄地就下架了。突然有一天,做出了幾個木胎黑漆的碗碟。

 

我真是非常喜愛她們做的那些木胎漆器,著了魔一樣地入迷。于是,就天天眼巴巴地等著,守著,隔一陣子試探性地問,“什么時候上架啊?”“明天可以弄好了。”第二天,我從早上睜眼開始,以五分鐘一次的頻率,刷了一整天,終于在下午五點零幾分的時候,猛然看到那些盤啊碗啊上架啦!竟然都是可拍的狀態!這下可了得,我一口氣拍了八個!幾乎包場!現在還記得當時的心理狀態,小心臟撲通撲通那個跳啊,手都是發抖的,手臂以下全身冰涼。

 

 

 

在一個新年過后,那些碗碟就平安地到了我們家。包裹里還有淼淼送的三個柚木勺子,一看就是一家三口,芽芽那個是一只歪把子。還有一包桂花糖。記得淼淼當時說,剛做完這批碗碟,木匠自己看著,不由地說了一句:好想全部擁有啊!

 

就這樣,淼淼的勺子和木匠的碗碟,就跟著我們搬進了萌石頭生活博物館,像勞動人民一樣勤勤懇懇地工作著,吃飯喝湯,盛飯裝菜。去年五月,我撿回一枝火焰花,滿屋子找不到合適的花器,就拿了那個最薄的黑漆深盤,盛滿水插入。美是美矣,可在窗臺放了三天之后,雨先生打掃時突然發現盤口處向下裂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可把我心疼壞了,這是我最愛的漆盤啊!她只有兩毫米厚卻還保留著旋木的刀痕,就像湖水一圈一圈地漾開,人世間再也沒有第二個了!

 

5d99401743e0f.jpg


淼淼也很心疼,說寄回去讓她修補,還說這樣難免會留下痕跡,問我介不介意。半個月后,盤子又回到我的手里,外壁上多了一塊紙。一圈一圈的湖面上有了別樣的豐富表情,我欣喜地接納了,仍然是人世間絕無僅有的一個。

 

5d994017e48d1.jpg

 

 

木匠的漆碗漆碟依舊很搶手,而我,卻再也沒能搶到過了。

 

于是,我決定跟雨先生帶著芽芽親自去一趟淼淼和木匠的家。

 

我一直以為,“黟舍”是一間坐落在半山腰的木頭老房子,周圍飄著云,屋前屋后有幾畝地,山間溪水潺潺。淼淼和木匠就是生活在深山沼邊的神仙眷侶。

 

現實并不是這樣的。

 

飛機轉高鐵,高鐵轉公共汽車,到達車站的時候,正是烈日暴曬的中午,淼淼和木匠開著一輛并沒什么冷氣的小車來接我們仨。

 

網友見面,有點拘謹,我趕緊用小黑打開話題。小黑是淼淼和木匠收養的一只被遺棄的土狗,因為長得有點像黑柴而優越感特別強,從不跟別的狗玩。他守家護院忠心耿耿,護食更是死心眼。我們剛進門,小黑搖頭擺尾地跟淼淼木匠親熱一番之后,“嗖~”地就竄進兩排疊得高高的木材板之間的細窄的夾縫里,怎么喊都不出來了。原來淼淼早上喂給他一個肉包子,他舍不得吃,藏在誰也進不去的夾縫里,看到仨陌生人進屋了,他就趕緊跑回去“護包子”。這個場景給芽芽的印象太強烈了,以至于回來之后芽芽給小黑畫了一封信,就是“小黑護包子”。

 

5d99401886344.jpg

5d994019561a7.jpg


 

淼淼和木匠的工作室,在距離杭州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小城臨安,當地村民自己蓋的樓房,相當普通,就在大路邊。淼淼和木匠租了一樓和二樓。一樓用作存放木材的倉庫和木料粗加工的工房,還有廚房。

 

可一上二樓,我和雨先生就被滿屋子的“老東西”給震撼了,房間里、樓道里、柜子里、桌子上、架子上、地上,層層疊疊、里里外外、高高低低,堆滿了各種各樣的老東西,絕大部分是竹木器、漆器,還有一些皮的、陶瓷的、老鐵的……全部都是木匠天南海北淘回來的。來到這兒,我們真不敢再稱自己的家叫做生活博物館了。

 

5d994019eb66a.jpg

5d99401a825b3.jpg

5d99401b31593.jpg

5d99401bd179f.jpg

5d99401c8e530.jpg

5d99401d58c8e.jpg

5d99401de7d27.jpg

5d99401e83621.jpg

5d99401f2d968.jpg

5d99401fbba02.jpg


我和雨先生就像老鼠掉進了米缸,我還沒有從這個米缸還沒爬出來,雨先生又發現了另一個米缸,那是淼淼和木匠的作品展廳。其實是淼淼這幾天才收拾出來的一個房間,專門用來擺放他們做好的器物。WOW~~~我在心里暗暗驚呼,那些在網上被“秒搶”的漆碗漆碟、木碗木盤,現在就這樣一個個站在我面前,由著我慢慢看慢慢選。這簡直太殘忍了!

 

我拿起這個放下那個,眼里還不停地掃視著柜子上的每一個,心里噼里啪啦地不停打著算盤。一般情況下,我進入一家雜貨店或在一個舊物市集,我掃一眼,就能很快確定什么是要下手的。可是在淼淼和木匠的這個房間里,我的腦子卻短路了,選擇障礙了。什么叫做愛不釋手,什么叫做想要全部擁有,大概就是這種情形吧。

 

5d99402067787.jpg

5d9940211b6b7.jpg

5d9940219ffea.jpg

5d99402247770.jpg

5d9940231ff67.jpg

5d994023cb039.jpg

5d9940246cedd.jpg

 

 

午飯就在工作室吃,淼淼一直在樓下的廚房里忙活。另一個被布置為餐廳的房間,也是剛剛收拾出來的。八仙桌是木匠從外婆家搬回來的,外婆已經用了好幾十年了。

 

臭莧菜、蒸秋葵、姜蔥炒花蟹、雜菌子、絲瓜湯……滿滿一桌子。“番茄呢?”我問起在朋友圈看淼淼發過的番茄。“今年種的番茄又全部陣亡了,番茄最難種了,地里就剩這幾只秋葵了,種子是村民給的,特別好。”坐在一邊的芽芽只顧著一杯一杯地干杯,她愛極了淼淼自己做的梅子醋,回來后一直嘀咕,“哎呀,我們今年的梅子都泡了酒,我又不能喝,早知道做梅子醋啦!”

 

午飯過后,淼淼在廚房洗碗,我跑下來看。瀝水籃里擺著剛洗好的碗碟,老舊的櫥柜里還有一些。有的口沿破了,有的裂了重新修補的,有的形狀歪扭放不平的,大部分都磨損嚴重。“為什么自己不留下一些好看的呢?”“嗨,好看的都被客人挑走了,剩下的就自己用咯,木頭無分貴賤,日用器皿也是,能用就好了。”

 

5d9940251cebc.jpg

5d994025e67ef.jpg

5d9940268f9b8.jpg

5d9940272243d.jpg

5d994027ad9dc.jpg

5d9940285d860.jpg

5d994028e43aa.jpg

 

 

傍晚,木匠和淼淼要帶我們回他們在桐廬的家。

 

臨安到桐廬,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傍晚時分,風嗖嗖地變涼了。我們打下車窗,晚風中有柴火的味道,這很讓人舒心。路邊的田間還有白鷺飛舞,山、水、竹林、夕陽,此時的富春江也變得溫和,緩緩地流動著。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芽芽和雨先生還在睡著,我就跟淼淼和木匠出門了,我們要去趕集。據說去晚了,就連豬肉都沒有了。農貿市場挺大,最有意思的是市場外面的地攤,是周圍的村民自己種的蔬菜瓜果,漁民自己打的魚蝦蟹。我買了一袋小香薯,個頭特別小,卻又香又甜又粉,我從沒吃過這么好吃的紅薯。還有一種綠色的豆腐,是當地一種植物的汁液做的,淼淼不愛吃,說像吃塑料。木匠最愛吃無花果,他買了滿滿兩大袋,心滿意足。最后,回來的路上,我們繞道村里一個漁民家,木匠拜托還在船上打魚的他,給我們留了幾斤魚。

 

就這樣,一整天,我們就宅在家里,整吃整吃還是整吃。這個時候,我才仔仔細細端詳起淼淼和木匠的家。今年上半年剛裝修好的,兩層樓加一個地下室,碗碟自不用說,就連家里的櫥柜、餐桌、樓梯、吊燈、音箱……凡是能用木頭做的,他們都自己動手做。還有很多到處淘來的老家具、老物件。

 

二樓的中庭,有一個售貨柜,就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村里的雜貨鋪那種玻璃柜。木匠說,的確就是那樣的東西,他從村里撿回來的。

 

5d994029b20e0.jpg

5d99402a5f452.jpg

5d99402ae108e.jpg

5d99402bab606.jpg

5d99402c5e23d.jpg

 

5d99402cec2e0.jpg

5d99402d88679.jpg


 

木匠,皮膚黝黑,健壯,一頭茂盛的卷發,圓臉,總是穿著一件灰色的背心,說起話來眼睛瞪得老圓。相處的三天里,他領著我們看了地下室,在墻上比劃著,“這里用老木樁老木板做一些架子,就可以布置成一個小展廳了。”又帶我們去看二樓的一個向陽的小房間,“以后要是老了,做不動大東西了,就窩在這個小房間里,曬著太陽做點小東西。你看,我連蔭房的位置都預留好了。”木匠真是充滿著矛盾的一個人,外表強壯彪悍,內心卻細膩敏感,單純又復雜,堅毅執著卻又懷疑否定,對這個讓他悲觀的世界滿懷善意。

 

“你一定猜不到這個是什么”,淼淼指著一個側壁上挖了一個大洞的陶罐說,“她是一個老鹽罐,鹽放在上面,受潮會流出水,這些水就會滲到下面的隔層存起來,日積月累就成了鹽鹵,也可以派上很多用場的。”以前的器物設計就是這么周到,真是“滴水不漏”啊!“這個柜子,是我們在泰國旅游的時候,在當地舊物市集從一位老奶奶手中買來的,這個柜子也是老奶奶的心愛之物啊。”淼淼說的是一樓餐廳旁的一個柚木老柜子,一說起這些老東西的故事,淼淼眼里就總是泛起一片深情。

 

淼淼,心思靈巧,溫暖細致,就是那種不管做什么都會做得很好的人。她做土布,種菜種番茄,自己做肥皂,做豆腐,用壁爐烤面包……而所有這些事情,她并不是天生就會做的。正如她和木匠,原先并不是學木工出身的。早年木匠因為對木頭和老物件入迷而跟著古建筑師傅學了幾年木工構建,然后開始自己做點東西。淼淼呢,一邊工作,一邊幫著木匠倒騰網店,下班之后打包發貨,常常忙到深夜。后來,倆人一起辭職專門做木器之后,淼淼才跟著木匠學著挖一些勺子叉子之類的小東西。

 

我也是在這次拜訪中,才知道眼前這個挖勺子的姑娘,原來竟然是名校的高材生。對于名校畢業又在知名媒體做過好長一段時間這樣的經歷,她沒有刻意掩飾,也沒有特意談起。我不禁想起了《耕種食物 愛情》這本書里的一句話:“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逃避這一說,只是用一些困難交換另一些困難。”

 

“是什么讓你們決定放棄以前的一切,來這里過上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呢?”我忍不住問,盡管這樣有點冒昧。“其實并沒有一個特別的時刻,也不是要多大勇氣去做的一個決定,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淼淼輕淺地說著,一邊繼續在水槽旁邊洗鍋刷碗。

 

就是“自然而然”,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一直以來,那蘊藏在淼淼和木匠的生活器物之中,那無聲綿延著的,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自然而然的力量。


5d99402e8eb14.jpg

5d99402f2d34e.jpg

5d99402fc2c5b.jpg

5d9940307801d.jpg

5d9940311a9a7.jpg

5d994031aed0c.jpg

5d994032583dc.jpg

5d99403312673.jpg

5d9940339ecfd.jpg

5d99403465e1a.jpg

5d994035163f4.jpg

5d994035ac53e.jpg

5d9940364d616.jpg

5d994036db40e.jpg

~我們離不開都市,也能過上理想的生活~



“黟舍”有淘寶店,有常設的柚木器物,木匠定期會做一些,漆器不定期上新,一上新就被秒搶。“黟舍”也有微信公眾號和微博,淼淼挖勺子挖累了,有時會寫些文字發些圖片,文字很干凈,圖片很美,買不到看看也樂。


5d994037a27e6.jpg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微信號: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ID:MoeStone)

介: 這里陳列著谷子、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記。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有用,就打賞支持下吧
快來做TA的 “賞糖” 第一人吧!

評論

發表評論,請先 登錄

用戶評論(17

回復

落櫻一派天真 9小時前

這次去是不是挑到了很多自己喜歡的器物呀

回復

婭毓 14小時前

他們搜羅回來的舊物太有感覺了,更像一個博物館啊

回復

娟子姐姐- 1天前

吃飯都好有儀式感啊

回復

溫樂 2天前

天吶。看完就一個念頭我也想去看看

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2天前 樓主

回復 阿芙蓉癖愛椰子:

還沒有嘗試過用木做的碗,是種怎樣的體驗

它們,看在眼里是溫暖的,端在手里是溫順的,食物盛在里面是保溫的,嘴唇接觸是溫潤的。

回復

二掌柜本人 2天前

真好呀~生活本身

回復

阿芙蓉癖愛椰子 2天前

還沒有嘗試過用木做的碗,是種怎樣的體驗

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3天前 樓主

回復 違心sha:

木質的勺子特別有質感

··

拙樸

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3天前 樓主

回復 傷不起了:

使用不同的器物帶給我們的感受也是不同的

器物,盛不同的飯菜時,它也有不同的感受。

回復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3天前 樓主

回復 酈惠:

喜歡這句話:我們離不開都市,也能過上理想的生活

是對我們仨講,也是對每一位的祝愿

回復

酈惠 3天前

喜歡這句話:我們離不開都市,也能過上理想的生活

回復

寇苑晶 3天前

這個姑娘不簡單~~..

1 2 下一頁

本文作者
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這里陳列著谷子、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生活日記。
來自微信號:萌石頭生活博物館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一兜糖微信公眾號

家居裝修生活平臺

一兜糖手機客戶端下載

掃描二維碼下載

根據機型下載

Android版 iPhone版
加載中..
  加載中..  
返回頂部
一兜糖微信二維碼

關注一兜糖微信

在線客服

客服QQ號:2138736030

您現在是游客身份哦,馬上完善賬號信息,收藏您的家居靈感!完成還可以獲得糖豆獎勵 ~

點擊下載APP,收藏發圖更方便
一兜糖手機APP
一兜糖APP下載

掃描二維碼下載,把家裝進手機里

玩重庆时时彩技巧